麟凤资讯>财经>中国富豪造车简史:百亿身家成起步价,杉杉服饰改行造公交

中国富豪造车简史:百亿身家成起步价,杉杉服饰改行造公交

2019-11-04 10:41:46

王灿文艾金融新闻社

编辑|鹿鸣

这篇文章最初是由人工智能财经制作的。未经允许,请不要从任何渠道或平台转载。违反者将被起诉。

当互联网汽车制造被公众批评为“ppt汽车制造”时,实体经济的老板们,作为新车制造的主要参与者,较少受到“责骂”,但这是因为这些新车尚未在工厂规模上大规模生产或仍徘徊在特种汽车市场上。然而,工业界的富人和有权有势的人都想利用新能源红利期,这一点也不例外。

人工智能财经对许多汽车制造大亨进行了梳理,发现许多进入汽车制造行业的大亨价值数百亿美元。根据胡润富豪榜,在他去世的前一年,万向集团董事长鲁秋官在2017年的总资产为450亿元。2015年,价值450亿元的贾跃亭全盛时期提出了自己的造车梦想。即使是因佩戴不当信件而遭受损失的宁波首富熊徐强,2018年的身价也高达295亿元。

对富人来说,制造汽车、有钱和能够投资只是最低标准。无论是对汽车复杂性的判断、研发和销售策略,还是对受其控制的其他行业的联动效应,实质上都将影响汽车出厂的效果和汽车厂的业绩,直至富人的个人财富。

宝能集团:投资2000亿加元制造汽车

姚振华,宝能的真正控制者,曾因二级市场的“万宝之战”而成为公众人物,是新车制造领域的标志性人物之一。在2018胡润富豪榜上,姚振华以1000亿元的财富排名第12。

宝能的新汽车制造布局有两个方向:一是建设新能源工业园,二是制造整车。宝能集团于2017年开始生产新车,其第一步是频繁征用土地。

自2017年10月起,宝能集团开始与各市政府签订新能源汽车项目合作协议,每个项目投资超过100亿元。

根据协议,宝能集团将在两年内与杭州、昆明、广州、陕西省西县新区、昆山、贵阳等城市合作或开发新区,总投资超过2000亿元,占地数万亩。其中,土地利用包括生产用地、零部件配套用地、生活配套用地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与昆明市滇中新区签署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中,宝能集团还将房地产开发和文化旅游纳入项目规划的范围。

回顾新能源汽车,在宝能集团与地方政府合作项目的细节中,新能源汽车的生产能力被明确列出。其中,宝能在广州、昆明、息县新区等地的新能源项目一期计划产能50万台,杭州项目计划年产能30万台。

数百万辆汽车的计划生产能力只能来自制造工厂和汽车。对于汽车制造,宝能集团选择收购汽车工厂作为其主要方式:2017年3月,宝能集团成立子公司宝能汽车有限公司,正式吹响进军汽车工厂的号角。然而,就宝能目前的车辆运行情况而言,仍无法满足产能要求。

2017年12月,宝能集团斥资65亿元从奇瑞汽车(Chery Automobile)等股东手中收购其高端品牌官之汽车的51%。在此之前,关直的汽车收入一直很低。根据财务数据,2014年至2016年期间,该公司的年净亏损分别为22亿元、25亿元和19亿元。

收购广州汽车后,宝能开始使用“自产自销”的方式来带动广州车型的销量。

根据收购协议,宝能集团将把其共享的汽车租赁业务“链接云”与广州汽车的销售联系起来:“链接云”需要从广州汽车购买。

在宝能集团的帮助下,观致汽车的销量从2017年12月开始增加。根据船员协会2018年的相关数据,广州汽车2018年的年销量为63179辆,同比增长322.35%。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冠捷汽车与宝能集团的协议,宝能最初计划在2018年从冠捷购买总计95,000辆汽车。

此外,尽管销售数字有所上升,观致汽车还没有进入国内新能源汽车的第一梯队,收入也很少。

除了高损失外,2019年广州汽车销量也大幅下降。据了解,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广州汽车的累计销量仅为824辆。其中,5月份观致3汽车销量为负271辆,原因是4s店将汽车退回厂家。

2019年4月,据报道,广州汽车常熟厂已开始停产裁员。同月,30家经销商联名写信给观致汽车,抱怨观致汽车无法完成其新车上市计划,并要求“重返网络的赔偿”。经销商说,许多经销商每月损失超过20万元。然而,观众后来否认了这一消息。

这不是开新车的好地方。另一方面,使宝能繁荣的房地产业也面临瓶颈。

2016年,宝能集团旗下宝能房地产销售额为142亿元,2017年降至119亿元。

关于老银行的困境,姚振华曾公开表示,宝能旗下的另一家房地产公司宝能市将在2018年增加1500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以实现“工业住宅”的前景。

然而,据公开信息显示,宝能城市发展公司过去一年的征地绩效并不突出,仅包括哈尔滨、太原、商丘等地的征地信息,宝能城市发展公司针对的工业地产很少。

然而,由于宝能一再增加对新能源合作项目的投资,项目用地是否会成为宝能通过新能源分红变相囤积土地的砝码,还有待观察。

杉山股份:挪用特种车辆,资质仍然不容易获得。

当英雄般的房地产公司急于借新能源东风时,其他行业领袖也将新能源和新车视为转型机遇,杉山控股就是一例,该公司以一套诉讼案起家。

1996年,杉山股份(Sugiyama shares)以a股上市,成为中国服装业的第一家上市公司,杉山股份在商业诉讼中发挥了巨大作用。根据2018年胡润富豪榜,杉山控股有限公司总裁郑永刚身价110亿元。

在这背后,郑永刚发现了服装零售业务的局限性,开始寻求业务转型。

2001年,杉山正式涉足新材料领域,经营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并逐渐取代服装成为杉山的支柱业务。

随着锂电池和新能源汽车的上市,杉山看到了新技术带来的机遇和利润机会,并开始关注汽车制造。然而,与宝能收购乘用车公司不同的是,郑永刚选择了一家合资企业,从专业汽车开始,而不是乘用车。

与乘用车相比,这与特种车辆的资格门槛较低有关。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颁布的《特种车辆和挂车制造企业及产品准入条例》,特种车辆可以在购买车辆或底盘的基础上制造。

此外,由于合格的汽车制造商可以在满足相关规定后生产类似的新能源汽车产品。这种转移可以确保杉山可以搭乘新能源。

2011年1月,鄯善第一家电动车企业宁波鄯善电动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从2015年开始,杉山将被正式用于入学。

然而,让杉山造车梦想尴尬的是,虽然绿杉客车已经获得了专用汽车生产资质,但它仍然没有造车资质,只能通过合资方式建厂。

2015年1月,鄯善股份有限公司以宁波鄯善电动车为主体,以内蒙古第一机械集团和北本重型汽车集团为控股股东,共同成立内蒙古绿雪松巴士有限公司。

一个与进入新能源密不可分的词是烧钱。

2015年5月,杉山爱发布34.56亿元固定增长计划,用于新能源汽车关键技术的研发和产业化。一年后,杉山又投资50亿元,将宁波服装厂改造成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彻底抛弃了以前的服装业务。

然而,杉山是一家有能力利用资本的公司。它的头郑永刚在“玩贝壳”中的经历证明了这一点。郑永刚曾公开表示,杉山是一家资本运营相对成功的金融企业。然而,他自己也希望成为一名金融家。

2014年11月,杉山的子公司红石投资斥资12.9亿元收购浙江艾迪流体控制有限公司8950万股,其中,爱迪生的主要股东郑永刚当时持有26%的股份。

成为控股股东后,杉山利用阿迪西重组的机会,帮助申通快递借壳上市。根据公告,此次交易涉及申通快运100%的股权,估值169亿元,估计升值755.45%,溢价7倍。上市后,阿迪西的股价从13.7元升至47元,这让杉山在交易中获得了很大优势。

尽管新能源汽车看起来像“孤注一掷”,但新能源汽车等特殊汽车比乘用车市场更便宜,也更容易得到政府政策的支持。

2019年8月,杉山爱的子公司绥永控股与延吉机场经济开发区联合成立延边国泰新能源汽车项目,并开始生产新能源汽车。据了解,该项目属于吉林省东西部扶贫合作产业,总投资20亿元。

为您推荐